晶羽科技-解读点评影视小说作品

微信
手机版

关于乐园的名家散文(童年乐园名家散文)

2022-05-14 15:21 作者:齐鲁壹点 围观:

我的童年是在乡村度过的。那时候,我们村的西南角有一片榆树林子,边上的树树干都有两手围粗,里边的也有碗口粗了。每到夏天,树冠蓬蓬的,遮天蔽日。这里是蝉的乐园,也是大人们的乐园,更是我们孩童的乐园。

童年的蝉趣(散文)

酷暑季节,午后时分,烈日似火,溽热难耐,再勤劳的人也下不了地了,况且这个时候,地里也没有多少农活。男爷们有的搬个躺椅,有的卷张凉席,有的带个板扎,慢悠悠地来到林子里,找个地方,摆好坐(躺)具,或躺或坐,打盹,喝茶,抽烟,打牌……女人们也撂下家务,搬个小板凳,手里拿着点针线活,吆喝几个好姊妹,嘻打哈笑地走进林子,找个地方坐定,眼睛盯着针线,可嘴也闲不住,男人孩子,家长里短,你接着我拾着,说起来不停。我们孩童比大人跑得更快,有的扛着长杆子,有的背着小笼子,一个个大呼小叫地、泥鳅似的一头钻进林子里。

和蒸笼一样的林外相比,林子里简直是另外一个天地。一棵棵榆树,枝搭枝,叶连叶,如伞如盖。个别地方,透过树叶的间隙落在地上的碎光,斑驳陆离,如梦如幻。空气凉阴阴的,稍微带点榆树叶的味道——清新而又绵软。最令人欣喜的是,这里的树枝上、树冠中藏着许许多多可爱的小精灵——蝉,它们随时都给我们提供着一场听觉上盛宴。

这里的蝉有三种,样子都差不多,只是体型的大小有区别。体型最小的,我们叫它“小景景(xiāo jīng jing)”,成虫也就有一个纽扣那么大。体型中等的,我们叫它“蚧蟟子(jiē liao zi)”,成虫如大人的大拇指,这两种一般在小暑节气出现。体型最大的,我们叫它“熟了(fú liao)”,通常在天最热的大暑时节、也正是高粱晒红米的时候出现。至于它们的幼虫,我们通通都叫它们“蚧蟟龟(jiē liao guī)”。盛夏的时候,三种蝉都聚集在林子中,天天都开演唱会。

有时是独唱,小景景叫的音调是“景英”的合音,平直一贯,清脆,单纯,还有点羞涩,像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早晨面向朝阳在练声。蚧蟟子的叫声跟小景景一样平直无变化,可音量要比小景景大得多,给人的感觉像五音不全的人在扯着嗓子喊。熟了的叫声比蚧蟟子更嘹亮,音调谐如“熟了”。中间有间歇,有顿挫,有节奏,好像是有意地呼唤着提醒农人:(高粱)熟了!(高粱)熟了!……而更多的时候则是大合唱,高音部是熟了,中音部是蚧蟟子,童声部则是小景景。此起彼伏,衔接自然,配合默契,而且演唱的热情特高,甚而至于小半天都不休息。突然,叫声骤停,然后是“吱——”一声长长的哀鸣,那是山喳子(灰喜鹊)叨走了一只蝉。

童年的蝉趣(散文)

俗话说“蝉声噪耳”,一向被人认为是吵闹、是烦躁的蝉声,在这里,是天籁,是夏趣!乡亲们伴着蝉鸣小憩,别有一番情调。

蝉给我们孩童带来了更多的情趣和欢乐。此时的我们,正扛着长杆子粘蝉呢。一伙三四人,先将预备好的椿树分泌的粘胶涂在杆子头上,一人扛着杆子,其他人都循声昂头上看,寻找可粘的目标。一旦目标确定,大家便蹑手蹑脚地靠近,其中一个以极快速度爬到树的柯杈上,另一人急忙把杆子递过去。只见他一手抱着树股子,一手将杆子高高举起,悄悄地,悄悄地接近目标,然后猛地一戳,只听“吱——”的一声,蝉就被牢牢地粘在了杆尖上。尽管有的还扇动着翅膀力图挣脱,有的还拼命的“吱——吱”地叫几声,但都无济于事。爬在树上的先把杆子递给树下的,树下的便小心地将蝉取下,小心地掐掉翅膀,然后放进小笼子里,再寻找下一个目标。一般是粘到每人一只之后,便不再粘了,马上进行的是一场有趣的游戏——用数剪子、包袱、锤的办法。决定出挑选小笼子里蝉的先后顺序,然后在平地上画出一个大方框,方框中间画个小圆圈,由圆圈向方框的四个顶点画斜线。然后都把自己刚才选的蝉放在小圆圈里,各人选定一个顶点,每人手里拿着一根狗尾巴草穗子,喊“一二,开始!”各自或蹲或坐,用手中的狗尾巴草穗子,驱赶和纠正着自己的蝉按照规定的方向前进。最先到达顶点:的为胜,最后到达顶点的为败,胜者有权让败者为他服务,比如捶腿、挠背等。所以,大家玩起来,都很认真。可是命运常常捉弄人,有的蝉听话,用狗尾巴草穗子一赶,便直奔顶点。有的就不行了,任凭主人手持狗尾巴草穗子大呼小叫地抚呀,戳呀,挠呀,它要么岿然不动,要么爬偏了方向,气得主人捶胸顿足、呼爹叫娘。而已经到达顶点的,手里拿着自己心爱的蝉,一边观阵,一边说着俏皮话,嬉笑不止……

更有趣的活动是捉蚧蟟龟。捉蚧蟟龟有两种方法:一是掏,二是摸。

当夕阳西下的时候,孩子们便带着一根柳条枝、一个小布袋,又来到树林子里。这一次不再循声昂头看树冠了,而是低头仔细看地面。当发现地面上有个小拱起,且上面有裂纹,这下面十有八九是蚧蟟龟洞。这时候,发现者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,迫不及待地向小伙伴们炫耀:“快来看,快来看,我找到了一个!”小伙伴闻声聚拢过来,你瞅瞅,我看看,都说,是,一定是!发现者便用手指把拱起的土块一抠,见一圆洞,竖直往下。慢慢地试量着将柳条枝插入洞中,往下不深,便悄声地告诉同伙:

“有,条枝触到了。”。

“别提,稍等一会,让它抓住条枝再提!”有经验的孩子提醒说。

^明白!"

等了一会,发现者慢慢地将柳条枝往上提,洞中蚧蟟龟竟跟着柳条枝出了洞口,这家伙真是用两个前爪紧紧地抓住枝条,你说它“二”不“二”。

“上来了,上来了!”小伙伴们欢呼雀跃。发现者笑嘻嘻地把蚧蟟龟收进布袋中。……

天黑下来了,地面上的裂纹看不到了,小伙伴们便回家吃晚饭。晚饭过后,天完全黑下来了,他们便带着小布袋又钻进了树林子,这次是来摸蚧蟟龟的。因为天一黑下来,那些在洞中只顶着薄薄一层土皮的蚧蟟龟,都迫不及待地从洞中爬出来,寻找附近的树木,慢慢地爬上去。“蚧蟟龟,爬树根。爬的矮,小孩逮。爬得高,山喳子叨”,说的就是这个时候。孩子们就是趁着它们还没爬高的时候,摸到它们。当年乡亲们家中有手电筒的很少,即使有,因为买电池要花钱,谁家也不舍得让孩子打着去找蚧蟟龟。孩子们就只能在黑暗中围着树,弯着腰,张着手,从低往上摸,直摸到跷着脚也够不到的高度才罢休,一棵树摸完再换另一棵树。要说收获,就要靠运气了,有时一棵树上能摸好几个,有时几棵树也摸不到一个。摸得多的固然高兴,即使一晚上摸不到一个,也并不感到失落。孩子们享受的是这一过程,有没有收获倒不重要。雨后的晚上,听着蛙声摸蚧蟟龟最惬意,因为林中更凉阴,空气更清新,而且蚧蟟龟最多,有时候一晚上能摸好几十个。

童年的蝉趣(散文)

捉到的蚧蟟龟带回家里,有时直接用清水洗净,用点盐码上,一两天后,无论是煎吃、烤吃还是烧吃,在那个食物十分匮乏的年代里,都是难得的美食。有时则让它蜕变——要么将蚧蟟龟放在桌面上,数量少就用大碗扣上,数量多便用盆扣上;要么直接放到蚊帐里。第二天早晨一看,蝉是蝉,壳是壳,多神奇!我也曾有过半夜起来秉灯看它是怎样蜕变的想法,可是母亲说,它们在褪皮的时候,如果一见光亮就会立即停止,就再也变不成蝉了。我哪能忍心让它们卡在硬壳里?当然,蜕变出来的蝉除了留几只放在笼子里养起来,供平时观赏外,剩下的也和蚧蟟龟一样,煎着、烤着、烧着吃了,因为没有外壳了,味道要比蚧蟟龟还要好。蚧蟟龟的皮可以积攒起来,攒多了拿到采购站能卖钱,卖了钱,能买冰糕或糖吃。那个时候的我们,只想着玩和吃。

……

我离开故乡已有几十年了,故乡村子西南角的那片榆树林也早就没有了。“风蝉旦夕鸣,伴叶送新声”,又到一年一度蝉鸣的时节了,故乡的蝉又该鸣叫了吧?故乡的孩童们也有我小时候那样的蝉趣吗?

壹点号 龙岭叟

找记者、求报道、求帮助,各大应用市场下载“齐鲁壹点”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“壹点情报站”,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!

童年的蝉趣(散文)

相关文章